今天是:

两会 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信用”意见建议集

来源 :中国城市信用 访问次数 : 发布时间 :2020-06-02

罗卫红代表:信用法治建设滞后已成为信用体系建设纵深推进困难的主要症结

全国人大代表、杭州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九三学社杭州市委主委罗卫红表示,信用法治建设滞后已成为信用体系建设纵深推进困难的主要症结。

罗卫红代表建议:

一是制定目的。制定施行《社会信用法》要有利于在全社会培育诚信风尚,有助于推动政府依法行政,提升现代化治理水平,优化营商环境,也有助于提升市场主体的信用水平,保护信用主体的权益,推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

二是规范范围。《社会信用法》规范的主体囊括我国一切社会成员,包括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自然人其他组织。值得强调的是,将或者逐步将国家机关纳入监管范畴,有助于规范政府依法行政、依预算行政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水平。

三是管理部门和体系。应设置国家社会信用信息工作机构负责信用信息平台的统筹建设,包括信用信息的采集、归集、披露、应用、互通共享等工作。在机构层级设计上,应设置国家、省、设区市、县四个层级。其中国家社会信用信息工作机构隶属于国务院,负责全国范围内社会信用工作的综合协调和监督管理。省、设区市、县社会信用信息工作机构负责自身行政区划内的社会信用工作,受国家社会信用信息工作机构领导。

四是国际话语权打造。建立全国统一的信用体系,有助于培育我国与信用有关的相关指数发布在全世界的权威性,催生世界级信用评级市场和巨型评级公司的设立和发展,应授权国务院制定相关行政法规予以规范,这样既可降低立法门槛、又可以加强对该行业的行政监管。

甘霖委员:将全面推行消费投诉公示制度

全国政协委员、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副局长甘霖表示,下一步将全面推行消费投诉公示制度。

甘霖委员表示,政府打造消费投诉公示,就好比是打造一个政务版的“电商平台”,不同商家就是上面的“网店”,平台上及时晒出各商家的“投诉率”,再千变万化的市场违法行为,也终究逃不过消费者的火眼金睛,消费者用脚投票,良币驱逐劣币,最终能够提振消费信心、解决烦心事、提升获得感。

“下一步,消费投诉公示制度还需要加大力度,要全面推行。”甘霖委员表示,要拓展线上线下公示渠道,聚焦投诉集中企业以及多发易发的问题,部门联动形成合力,让信息更公开,市场更透明,消费更放心。

陈晏代表:建议在住房城乡建设领域加强诚信体系建设

全国人大代表、贵阳市市长、贵安新区管委会主任陈晏表示建议在住房城乡建设领域加强诚信体系建设。

一是从国家层面强化行业诚信制度建设。建议由国家住建部制定出台文件,进一步明确行业内信用信息采集标准、采集主体、评价内容、评价方式及评价结果的应用范围,指导行业协会建立相应行业自律体系,将行业企业及从业人员纳入动态管理体系,记录从业企业及从业人员的从业资格、工作履历、工作评价等。

二是推进信用信息全国数据互通共享。建议由国家住建部指导省级住建行政主管部门制定相应的住建领域信用管理实施细则,建立相应的采集、评价机制,负责本行政区域内住建领域市场主体的信用管理工作,并在全国范围内实现数据互联互通、开放共享。

三是强化信用信息发布和成果运用。建议国家有关部门尽快将行业信用评价成果全面纳入国家统一信用数据库,逐步推动行业诚信数据纳入联合惩戒范围,探索信用管理与市场准入挂钩的市场机制,推动行业信用数据与横向部门共享,从而促进行业持续健康快速发展,推进城市治理现代化。

“疫情期间,孩子们以上网课为主。尤其是对中小学生而言,如果老师在讲课时页面出现不雅弹窗广告,会对课堂产生不良影响。”

赵冬苓代表:建议建立污点艺人使用和惩戒机制

全国人大代表、著名编剧赵冬苓建议,制定污点艺人使用管理和惩戒制度,促进影视市场的健康发展。

一是建立专门的对污点艺人行为性质、不良影响进行评判的专业委员会,对污点艺人的行为性质、恶劣程度、负面影响以及需要做出的惩戒进行评判。

二是根据污点艺人不良行为的性质和对社会造成的不良影响分级惩戒,做出市场禁入的负面清单和时间表,根据其行为的恶劣程度做出市场禁入不同的时长直至永久禁入的规定。

三是根据污点艺人的行为性质的不同,在禁入期内,组织污点艺人参加社会公益活动,以实际行为洗涮自己的污点和对行业带来的不良影响,求得社会的谅解。禁入期表现良好的,可以在禁入期满允许其重新进入市场。

四是建立正规的申诉渠道。污点艺人对行为定性或者惩戒期不服的,可以提起申诉。

五是对事先不知情而导致有污点艺人参演的作品,可以在负面新闻被曝光后有半年至一年的冷却期,然后允许其发行播出,以避免污点艺人大面积株连参演作品、至使制片方无辜受损的局面出现,使资本对影视市场的风险有合理的预期,使污点艺人带来的市场风险可控。


文章关键字: 信用 体系 全国 代表 信息